眼镜控的植物

[全职][孙肖]某月某日

小事情生日快乐/

紧赶慢赶写完的,有虫求发现QWQ

————————

退役的肖时钦和孙翔。

 

A

今天早上起的晚了,出门买菜的时候人已经多了起来。我稍微有点懊恼。

拎着菜上楼的时候又碰见了隔壁的一个年轻人。难得碰见他一个人,因为平时他总是和他室友一起出现。今天只看见长得稍高的那个年轻人一个人晃着车钥匙下楼。我看见他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跟他打了个招呼——不是我不亲切连跟邻居打招呼都生疏,然而平时碰见他们,总是另一个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青年先开口,单独碰见了这个高个子的年轻人,我们两个竟然都有点莫名的尴尬。

"早上好。你一个人?"我站在电梯门口说道,顺便摁住了开门键。

"呃……早上好,他还在睡觉。"高个青年抓了抓头发,看得出来他对和我打招呼也很不习惯。"谢谢。"他加道,注意到我还摁着电梯。

"不用,"我不知道要继续说什么,就直接道了再见。他上了电梯关了电梯门。

我花了半分钟找出家门钥匙,然后就将这个小事忘在了脑后。

 

B

昨天没睡好觉,刷了太久的视频,一下子熬了两个小时。今天起来头晕乎乎的,还错过了闹钟,恨不得请假不上班了。然而都快月底了,之前每天都准时上下班,要是因为最后几天偷懒没有全勤奖金也太不划算了一点。

我随便在楼下买了一个面包当早餐,然后慌慌忙忙地挤上了公交。司机的车技一贯风骚的把公交车开成过山车,幸亏是早高峰人挤人的沙丁鱼罐头车厢,不然我相信必定会有人摔倒。

每天在奢侈品店做售货员实际并不会遇到什么高富帅或白富美,而是经常和今天一样,遇到挑剔麻烦的土大款。我虽然头晕的想发火,还是耐心的带着完美的客气的笑容接待了顾客。中年男子和他妻子虽然提出了一堆要求,好在实际上他们只是看中了牌子而已,只要能够增加营业额,我对自己的服务态度一向非常高标准。

快中午的时候我和同事轮流休息半小时,她先去解决午餐,我坐在柜台后分心看着手机。

结果刚低头没几秒,就余光看见有人进了店面。

烦死了。我内心抱怨一声,带着敬业的笑容站了起来。"您好,您要看什么呢?"

居然是个帅哥,难得一遇的高富帅让我心情好了一些。我目测他身高绝对一米八多,看起来不到三十。

"钢笔吧。之前送过手表了。"

"您喜欢什么系列呢?"

"我其实也不知道,看一下再决定。有没有比较低调但是设计炫酷的?"

我内心无语了一秒,只好答道:"您要不要都看一下?我们的钢笔设计都各有特色的。"

他很仔细但同时很迅速的看过柜台,最后选了一支银色精钢笔盖黑色笔管的墨水笔。

"能不能包起来,连墨水一起?"

"可以的,你要什么颜色呢?"

最后他又选了午夜蓝和浅灰色的两瓶墨水,连笔一起装到纸袋里面。他很干脆的刷卡付了钱然后拎着袋子走了。不得不说,简直就是我最喜欢的顾客类型:干脆、爽快、迅速、长得还帅。

 

C

一点钟的时候,旁边小区的两个年轻人又来吃饭了。

两个人要了一条鱼、一份小炒、一份凉菜。惯例的炒菜微辣,再额外要一碟油辣椒。

我的餐馆开在几个住宅区中,过了一点就没什么客人了。除了这桌年轻人,只剩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点了凉菜卤味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的退休了的老李。给两个人上了菜,我也简单收拾了一下,摘了围裙,从冰柜拿了罐啤酒。

"今天就你一个啊。"我拉开老李桌子另一边的椅子,坐下去。

"她去看孙子啦,嫌我笨手笨脚的,我也不想掺乱去啦。"老李一边说着,夹了一筷子豆腐丝儿。

"你还有个地儿掺和,我啊,外孙都不在本地。得过年过节才见一面呐。"

"你提这不开心干啥,好歹小儿子就和你隔了两栋楼,也快结婚了吧?"

"可不是嘛,就这十月,到时候请贴拿了可别不来啊。"我喝口啤酒笑道,这可是最近最令人高兴的事了。

我和老李聊了好一会儿,喝完了啤酒,才起身继续干活去。

路过两个年轻人的时候,我听见他们互相争执了两句。

“小事情你下午去雷霆啊?”

“和小戴说好了,替新队员讲下战术。”

“又是戴妍琦,每次一有什么事都是她。”

“小戴现在是队长啊,其他人不敢来找我啦。都是新人。”戴眼镜的年轻人笑了一下,“你又不是没有远程给轮回的新战法作指导。”

“我那不算,我是PK!”

“我傍晚就回来了,会避开晚高峰的。”

“……要不我四点开车去接你?”

“我可能快五点才完事啊,现在都快两点了。五点你开车又塞车了,我坐地铁就行。”

我一边扫着地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他们对话,过了一会儿,听到其中一个年轻人喊了一声买单。我连忙过去收了钱。

 

D

下午按店长说的,会有客人来取蛋糕,叫我别忘了本月底优惠,订蛋糕附赠的点心。

四点多太阳晒的要死,我把临街玻璃窗的百叶帘拉下来一半,又把空调调低了两度。刚干完这些就听见铃声一声响,一个带着遮了半边脸的墨镜的高个子推门进了糕饼屋。

“我来去蛋糕。”他进了室内也没取下墨镜,看起来挺炫酷,实际上人也是又高又帅,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

不过我想了一下没有认出来,也就作罢了,“好的,您订蛋糕的名字是?”

“孙翔。”

“好的,请稍等一下,孙先生是吧。”我记下名字,去烘焙室里的冰箱找蛋糕。找着找着我看到一个挺大的盒子上贴了个便利贴,上面写着“孙翔,黄昏森林”几个字,看进去是个巧克力坯的蛋糕。等一下,孙翔是这两个字?我突然想起来他哪里眼熟了,不是前几天看荣耀时候的评论员之一吗,之前好像是轮回队的。我虽然只对雷霆的队员熟悉,一下子没有认出来,但是怪不得会眼熟。

我把蛋糕拎了出去,问他是不是就是这个十二寸的黄昏森林。

“啊,没错,就是这个。”得到肯定回答后我把蛋糕碟和一次性刀叉装到纸袋里,又放上了本月底的优惠赠品,“这个是草莓泡芙,月底订蛋糕附赠的。也是当天做的,新品可以试一下。”

“啊好。谢谢。”他一手拎过蛋糕,一手拿了纸袋。看他两只手都被占满的,我连忙出去帮他开了门。

话说今天谁过生日啊,会不会是跟孙翔关系好的荣耀选手?而且之前没注意,明明是轮回在S市,他怎么在W市呢?

 

A

晚饭吃完后我收拾了东西,坐到沙发上看新闻联播。原来年轻的时候我是对这个没兴趣的,然而孩子大了,我也老了,慢慢关心起了新闻,还有之后的天气预报。

门突然被敲响,我老公在一旁起身去开了门。

“……啊?”

“啊,麻烦了……”

“真是谢谢了,也祝他生日快乐。”

我听着他和门外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关了门,端着个什么东西过来了。

“谁啊?”我问,“有人过生日?”我接着看到他拿着的是块蛋糕。

“隔壁的小孙,”老公说,“小肖生日让他拿块蛋糕过来。”

我这才知道隔壁两个年轻人那里今天这么热闹,原来是戴眼镜的那个小肖过生日。

“年轻真是好啊,”我说,“我都不记得上次吃生日蛋糕是什么时候了。”

“不是上个月女儿生日吗?”老公道,“不过上次我俩生日是没有卖蛋糕了。”

 

D

下了班我一边坐着地铁回家,一边打开手机刷微博。

主页雷霆俱乐部发了个新微博,转发的队长戴妍琦的微博。我一看带着的图片好像有点熟悉。

荣耀雷霆俱乐部V:前队长生日快乐OWO/ 别忘了看雷霆官网哦,肖队曾经照片放出,感谢@孙翔荣耀不败V 的贡献//@戴妍琦_鸾辂音尘V:肖大大生日快乐,那个姓孙的你躲远点啦我不要照到你### [1.jpg][2.jpg]

点开两个图片,前一个是肖时钦和今天下午刚看到的孙翔,孙翔还搭着肖时钦的腰。至于后一个,是一个熟悉的巧克力树莓果酱大蛋糕,上面的白巧克力牌子写着“小事情生日快乐。”我打赌这个蛋糕是十二寸的。

于是我默默地打开了微信群,和死党发了条微信。

 

-END-

 

P.S.

其实我那个钢笔和墨水是查过官网的,专门找了喜欢的款的墨水笔和雷霆及轮回颜色的墨水……花了一个小时然而根本看不出来是哪一个,心塞。

P.P.S

求评论qwq来聊天啦OAO/

 
   
评论(9)
热度(37)
LOFTER主刷全职,但是其实什么都有……
表面中立善良,然而不时内心混乱邪恶。
王肖/孙肖,JOKER组;冷逆爱好者,图文都会图文都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