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控的植物

[全职][王肖]五味人生——上

[王肖]五味人生

上 酸与甜

 

中医王杰希X甜品师肖时钦

注:时间为近未来,即《全职高手》原著的时间点左右。

 

酸甜苦辣咸,谓之五味。

——————————开始——————————

——最初相见是在酸梅成熟的初夏。

 

“一杯蜂蜜柠檬茶,再来个蓝莓慕斯蛋糕。”

 

肖时钦将蛋糕放在桌上,回到柜台后面继续自己没有做完的花式巧克力。

这位客人总是会在周末来到他的甜品屋,也不像其他顾客一样买了糕饼就走,反是在甜品屋朝外的玻璃边,寻个有着窗帘遮挡的地方,然后在他布置的几个矮桌边坐下。

夏天的午后阳光有点晒,但是他特地布置的休息区旁挂的是厚重的布艺草木暗花窗帘,里侧还有一层灰紫色的遮光布。

每次点的糕点虽然不同,但不是蓝莓树莓,也是芒果之类较酸的水果类的制品,再配上特意和他说的“请帮我多加一些柠檬,少一些蜂蜜”的柠檬茶,让甜食爱好者的肖时钦每次看着他悠闲地一口一口吃着就觉得酸倒牙。

深秋肖时钦新尝试推出了各种枫糖和稻谷粮食制成的浓郁味道或浓重口感的甜品,不过没有一个成功向这为已经连续光顾“TINY THINGS”两个季节的顾客推销出去。

“甜点当然还是甜腻腻的比较好吃吧。”肖时钦想着,摇了摇头将碎发晃到脸两边去,认真的给深褐色的巧克力百合用金箔做上花蕊。

 

“圣诞节特别款式,要不要试一试?”王杰希看着眼前眯着眼睛笑着和自己推荐新品的糕点师,虽然是推销却带着一种和朋友说话的语气,“有一款是梅果混合口味的,饼干底混合葡萄干。”

 

这家藏在街道里面的糕点店并不起眼,是自己问起“给父母带点甜点,不要稻香村之类的中式甜点,有什么好地方吗”的时候,同科室的胡医生推荐的,据说是“店面不大不过味道好环境也好,我妈妈和女朋友都喜欢,你要是有了女朋友也可以带她,女生都喜欢那种有点小资的地方,只可惜——诶诶你别走啊”这样。

后面的一半关于“女朋友”的部分他没有办法验证,不过前一半倒都是真的,买的黑巧克力蛋糕母亲很喜欢,自己也很喜欢那里的甜点。

“就是有些实在是太甜了,”王杰希想到上次点的一个香芒蛋挞,不知道是放了多少的糖和奶油,不过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要过蛋挞。

不过这个蛋糕做得真不错。

放松脊背靠在矮矮的沙发的靠背上,王杰希看着阳光从另外半面没有被窗帘遮住的玻璃内透过来,用茶匙搅了搅茶底的蜂蜜。

 

“为什么叫梅果混合口味葡萄干蛋糕?”

“啊?因为它就是梅果混合口味的,加了葡萄干的蛋糕啊。”

不过同时身为糕点师的老板起名能力可真差,王杰希觉得要是他来起名,应该至少叫个梅果盛会、红紫纷缤之类的名字。中药材的名字就挺华丽的,虽然长得都是黑色褐色枯黄色的,干巴巴歪歪扭扭。

不过味道真不错。

王杰希用叉子扎下一颗树莓,又挖了一块蛋糕。

下次试一试圣诞特别饮品好了,王杰希想。

 

“啊,请问是桑葚果汁还是金桔蜂蜜水果茶?”

“桑葚汁。”

“好的,稍等。”

金桔蜂蜜水果茶听起来比桑葚汁要好听,不过其实还是使用材料的组合产物,而且一定很甜。

王杰希看着那个斯斯文文的带着个银丝方框眼镜穿着白衬衫,更像个老师的糕点师将一个细长的窄口玻璃瓶轻轻地放在桌上,瓶底在厚重的实木桌面上敲击出淡淡的一声脆响。其实发出的声音并没有多大,但是周日午后的店铺内安静的简直就如同旷野,又如同零点时分的书房。

 

那个客人来甜品屋的次数多了,肖时钦也渐渐了解了有关那个人的一些事。

名字是王杰希,职业是医生,“是中医,本来想要当药剂师,但是后来被中药吸引了,所以现在是中医”,是这么说的。

是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虽然不用他自己说,肖时钦也从他的口音中听出来了。

 

去甜品店的次数多了,王杰希也渐渐知道了关于那个店长兼糕点师要了些了解。

名字叫做肖时钦,据说有个捣蛋的后辈起了个外号叫“小事情”,后来成了朋友圈他的专属称号,所以甜品屋才会起名为“TINY THINGS”。

并非北京人,大学在北京读的,不过呆了四年他也没有学会一点北京话,一开口就能让人听出他是个南方人。

喜欢甜味的东西——毫无疑问——甚至应该说是过分的喜欢甜味了,这个后来也在和他的谈话中得到了确实话语的确定。

 

“要不要试试前几天刚推出的新品?估计你会喜欢这个百香果脆皮水果塔。”

“好的,试试吧,对了,桑葚汁还有吗?”

 

“新年出了什么新品吗?”

“山楂方糕、三色糯米球、红糖栗子海绵蛋糕。饮料是杂果汁、蜜姜茶。”

 

“你的柠檬戚风蛋糕。”

“嗯。”

 

“这个是?”

“新试验的樱桃混合杨梅黑森林。”

 

慢慢的熟悉到王杰希几乎不需要特地去点想要的糕点,而肖时钦也不再客气的向他介绍不时推出的新品。

 

 

——晚冬初春弥漫的甜腻气息。

 

“情人节又到了。”

“对啊,话说正逢周末的情人节,要不要带个糕点?”

“不用,你也知道我没有女朋友。”

“是啊,但那是大半年前的事了么。”

 

周六王杰希迈进“TINY THINGS”时,发现自己常做的角落的木桌上铺上了白色的布艺桌垫,还有一支插在玻璃瓶里的野蔷薇。

窗帘倒还是墨绿色的,和整体更换的浅色系装饰比起来有些不搭调。不过相比之下,深褐色实木柜台上的粉色白色的一簇簇的桔梗花看起来更加奇怪,怎么说原先是茂盛的针叶林的感觉,现在却换成了田园风光春花遍野的风格,有点不适应。

王杰希看了一眼替换掉中央曾经摆放着的高脚松木桌的低矮的雕花漆白圆形桌,上面摆着各式糕点,其中花花绿绿的是肖时钦最喜欢的甜食之一——马卡龙。

 

“这是?”

“情人节特别赠送。”

 

其实明天才是王杰希的休假,但是昨天同科室的胡医生一副“请帮我一下,保证最后一次”的模样和他换了班,理由是王杰希反正是个光棍,不用过情人节,哪天休假不是休,但是他有女朋友,所以周日情人节休假要陪女朋友才行。

王杰希的确不在乎哪一天休假,所以就答应了周日替他的班,其实,王杰希也不怎么在乎情人节,更不在乎有没有女朋友。

不过一到二月,情人节的气氛就开始席卷整个街道,就连胡同口也有着完全不搭界的拿着一束玫瑰等着恋人的年轻人。

然后一进甜品屋,王杰希就闻到了浓郁的充斥了整个室内空间的甜腻的糖果味。

 

“放心,放心,是黑巧克力啦,保证不甜,还混了碎果干。”

“……谢谢了。”

“那就好好吃掉好吗,义理巧克力又不是中药。”

“哪里让你把巧克力和中药联系起来的?”

“你。”

 

晚上九点钟,甜品屋里已经没有客人。肖时钦从内部将正门锁住,然后开始准备剩下还没有完成的布置。

“情人节真是要命,只有一天,可是为了这一天要准备大半个月还多。”肖时钦自己一边说着,一边将另外一幅窗帘从柜子最下层取了出来。

这幅窗帘是白色带暗金色百草纹的设计,同样是厚重的质地,不过搭配代替遮光布的却是一个蕾丝纱帘。窗玻璃很高,肖时钦搬来一个类似图书馆会有的阶梯型的梯子踩在脚下,才将将够着窗帘轨道。拆下窗帘挂钩,肖时钦将之前的蓝色窗帘叠成方块,然后开始给白色的那幅装上窗帘钩子,安到轨道上。

还有角落的竹编落地灯灯罩,也被肖时钦取了下来,换成了一个布艺浅紫色灯罩。地毯没有办法更换,鉴于除了现在铺的这种暗色藤编地毯,其他的都实在是太容易脏。

 

王杰希右手拎着一个没有什么装饰的纸袋子飞快的走在街头,袋子里面是肖时钦赠送的义理巧克力。

夜色下路灯间挂着一条条的彩灯,迎面而来从身边走过的、慢吞吞被超过的、从身后小跑着过去的,全部是一对对的男女,有的年轻得朝气蓬勃,有的该是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夫妻,王杰希甚至还看到一对老夫妇笑呵呵地一起踩马路。

但是现在王杰希心情莫名其妙得很好,脚步也一点点地迈得快了起来。沿着街道一直走过三个路口,左转再过两个红绿灯,穿过一个街心公园,接着他走到一个小区的大门口,将袋子换到左手拎着,然后用右手掏出钥匙,刷了门禁卡进了大门。

 

“儿子你终于肯带个巧克力回家了啊。”王杰希的母亲每到节假日,不论中西,不论情人节还是重阳节,都要到儿子面前凑个热闹。

“朋友送的,”王杰希也没抬头,拉开柜门取茶叶,然后在王夫人再次准备开玩笑时截住她的话,“男性朋友,义理巧克力。”

王杰希心里面不怎么想要继续这个话题。也不知道为什么,往年母亲的节日拜访,他也能一个玩笑一个正经的和她母子俩的聊上好一段时间,但是今天,关于巧克力的话题,他却是完全没有接话的兴趣。

 

“啊啊,总算忙完了——”肖时钦一回家就倒在了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肖时钦用手臂撑起身子坐起来,撑着头看了一眼空落落的室内,除了刚进门打开的廊灯以外,整个公寓都是黑蒙蒙一片。窗帘没有拉上,肖时钦走到客厅的落地窗边上,从高层往下望去,小区里的路灯泛着惨白色的光。再往远看,四处的灯火连成一片,最亮的一块毫无疑问是商业区,橙色的黄色的白色的交汇在一起,显得分外热闹。

肖时钦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进了厨房。冰箱里有前一天冻上的巧克力布丁,勉勉强强也算是应了这个情人节的景。肖时钦打开了地灯,而不是客厅天花板上的吊灯——那个太亮了,如果不是看书写字的话,有些明亮到刺眼——接着他窝在沙发角落地灯发出的暗黄色光圈下面,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拿着遥控器开了电视。

 

“还没好好地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

肖时钦没有什么想看的节目,打开电视机的唯一目的只是让公寓里多出一些声音罢了。不知道是什么频道正在播放着怀旧的歌,一个女声独自唱着些什么他没注意的歌词。

一个布丁完全不够,肖时钦起身,过了一会儿托盘上放满了七零八碎的各种小点心。

巧克力慕斯蛋糕、香橙百香果瑞士卷、核桃杏仁巧克力脆饼、草莓布丁、奶油白巧克力曲奇、巧克力华夫、甜薄荷果冻……每个都是小小的一份,足以消磨掉整个晚上的时间。

 

情人节的粉色泡泡很好的被隔绝,王杰希把母亲送到门口,一个人重新在沙发上坐下,顺手将巧克力盒子拆开。加了碎果干的巧克力泛着淡淡的甜意。

 

“这是……巧克力?”肖时钦看着王杰希手上的一盒比利时松露巧克力说。

“回礼,”王杰希将盒子放到柜台上,“虽然已经十四号晚上了,不过,情人节快乐。” 

 

[TBC]

章后的话:

小事情相关王肖有一堆梗——但是都没写……

最近日升日落写不下去了,所以就开了一个王肖——甜品师小事情真的是想了好久啊啊啊啊——我也想吃小事情做的点心OAO

杰西卡大大的口味是我按自己的口味写的……杰西卡他母亲也是按自己的母亲写的……所以杰西卡大大请代替我攻略了那个小事情吧【喂——!

性格好像完全不太对……不过看在不是原著向的面上就放过我吧……

谢谢~

最后求回复,求收藏OAO!

——by小事情痴汉的植物

 
   
评论(6)
热度(14)
表面中立善良,然而不时内心混乱邪恶;冷逆爱好者,图文都会图文都废……